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朝大丈夫 > 第二卷【乘风破浪】 第二十四章 悬赏

第二卷【乘风破浪】 第二十四章 悬赏

    走前,李景把大虎,刘二愣,柱子等人叫到面前低声吩咐了几句,又拿过酒来让几人饮了少许,这才让几人行动去了。

    深夜,城内除了青楼大多已安静下来,偶尔传来几声梆子声,才让这座名城显得有点生气。

    沈记绸缎庄的周掌柜此时正瞅着院子里十几口打着封条的大箱子不停地踱步。

    绸缎庄已经转让出去了,由于周掌柜经营有方,新东家把他留了下来,让他继续担任掌柜。

    说实话沈家对他不薄,他不想离开沈家,不过他隐隐听到风声,知道沈家好像是犯了事,这才急着转让店铺。周掌柜不想卷入到沈家和官府的是非当中,只想安安稳稳地找个吃饭的地方。

    今天白天周掌柜接到沈正派人送来的信,知道今晚会有人前来接受财产,只要把最后的财物交割完毕,他跟沈家便再没有任何关系了。只是眼见三更已过,可却始终未见有人前来。

    周掌柜又一次走到门前仔细倾听,这是第几次听外面的动静他已经不记得了。

    忽然,一阵歌声从远处传来,周掌柜一皱眉,这又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喝完花酒了?

    咦?不对……

    这歌咋唱的这么难听呢?嗓子像个破锣似地,而且连个曲调都没有。

    周掌柜本就等的焦急,忽听到这刺耳的歌声,更是格外的心烦。

    就在这时,忽听歌声戛然而止,接着便听一人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干嘛?奶奶地,别是几个小贼吧。弟兄们,把这几个家伙捉了送往官府。”

    紧接着周掌柜便听到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中间还夹着几个人的呼叫声,想是已经动起了手。

    过了一会儿,打斗声音停止,那破锣嗓子的声音再次出现:“弟兄们,把他们绑了送到衙门里去。”

    “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我们就是衙门里的人,你居然敢绑我们,反了你了!”一人叫道。

    “奶奶滴,衙门里的人深更半夜躲到这里作甚?我看你们几个毛贼不是偷便是要抢,弟兄们,给我往死里打,我看他们说不说实话。”破锣嗓子叫道。

    顿时外面又传来一阵噼啪的声音。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小的真是衙门里的差人,是王大人派小的们来的。”一人叫道。

    “王大人是什么东西?老子没听说过。他妈的,你小子还敢嘴硬,接着给我揍。”破锣嗓子叫道。

    “别打了,别打了,小的说实话,小的们是想到这里偷点儿东西,你快把我们送到衙门去吧。”一人叫道。

    “哈哈哈,老子说什么了,一看你们几个就知道是毛贼。算了,老子今天赢了钱心情好,不跟你们几个毛贼计较,赶紧给老子滚,再让老子见到,打断你们的狗腿。”破锣嗓子喝道。

    随即周掌柜听到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待声音渐渐远去,只听那破锣嗓子声音再次响起:“好了,打跑了,快把马车赶过来。”

    一阵车轱辘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有人开始敲门。

    “是谁?”周掌柜问道。

    “我等奉沈老爷之命前来交割财物。”破锣嗓子道。

    “老朽已等候多时了,诸位快请进。”周掌柜急忙打开院门。

    破锣嗓子让人赶着马车进院,自己往外面看了看,随即关上院门。

    “喏,这是房契和地契,银子呢,我们马上就走。”破锣嗓子道。

    “几位稍等,我请新东家来看了一下,银子在这里,你们过过数儿。”周掌柜道。

    “不用过数儿,沈老爷说了,周掌柜为人精明,做事仔细,绝不会差的。另外沈老爷还说了,等过几年沈家再做绸缎生意时,还请周掌柜帮忙操持。”破锣嗓子道。

    “多谢沈老爷抬举,几位回去转告沈老爷,就说沈家什么时候再做绸缎生意,周某随时愿意效命。你们稍等,新东家看过契书,你们就可以装银子了。”周掌柜道。

    “那行!让他快点儿!”破锣嗓子道。

    周掌柜点点头,转身进入房间。

    这破锣嗓子正是陈大虎,李景让他假装醉酒,找到官府在沈家店铺附近的眼线,借酒装傻,把这些人打一顿赶跑,然后再找周掌柜进行交割。

    陈大虎依计行事,果然一切顺利。

    不一会儿,周掌柜出来,说已验过契书,让陈大虎等人装车。

    陈大虎等几个土匪几下就把箱子抬到车上,用绳子捆好,然后悄声出门,回到米粮铺。

    陈大虎等人回到米粮铺不久,刘二愣等人也回来了。几人凑到一起说起借酒暴打官府眼线时,各个兴高采烈,连夸大当家的高明。

    “行了,别说了,兄弟们先吃点东西,一会儿天就要亮了,马上还要装粮食,我们趁天明城门刚开,马上出城。”李景道。

    “是!”众匪齐声应道。

    “贤侄,咱们不等那些匠人么?”沈正对李景道。

    “不用,等他们来,请王掌柜安排人直接送到城外田庄,咱们在那里等他们。”说到这里,李景笑了笑道:“城里乃是非之地,我手下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好鸟儿,别让他们惹出什么事来。”

    “呵呵,贤侄过谦了,你手下这些兄弟虽说有些不拘小节,不过只要有你在,没人敢不老实。”沈正笑道。

    “少爷说的极是,前个儿夜里李少爷可把这些家伙好一顿收拾,我看他们没一个敢吭声。”王掌柜笑道。

    “这些家伙三天不打,就得上房揭瓦,我也是没办法。”李景笑道。

    “对了,洛阳,开封等地,世叔也要马上安排人在城外购置土地田庄,咱们的目标太大,以后转移财产可不大方便。”李景看着十余辆马车忽然说道。

    这些马车,每一辆都装了至少一万两银子,这么多的银子从城内往外运,实在是不方便,一旦被守城门的士兵发现,难免会有人觊觎。

    为了避免这些麻烦,不如转移财产时直接运到城外,这样就减少了以后转运时的风险。

    “恩,我会派人通知二弟和三弟他们,让他们在洛阳等地城外购置几处宅院。”沈正点了点头。

    天色将明,一队马车从和祥米铺的后院出来,直奔北城门而去。

    车队到了城门的时候,城门刚刚打开,几个把守城门的军卒正在检查过往行人的路引,行李,看是否夹带违禁之物。

    早上进出城的人本来就多,军卒们这一检查,让本来十分宽阔的城门显得有些拥挤。

    等到李景他们的车队来到城门处,只听一个城门卒喝道:“你们几个他妈的挤什么,靠边。你们车里装的什么?打开检查一下。”

    见门卒要检查,王掌柜急忙上前说道:“呵呵,这位军爷,车里装的都是粮食,打开的话那不全散了么?你老高抬贵手,这点小意思,给几位爷买酒吃。”

    说着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递给那城门卒。

    那城门卒颠了颠银子笑道:“还是这位老爷会办事儿,行了,那走吧!”

    “多谢军爷。”王掌柜拱手道。

    有银子买路,那自然优先放行,李景一行人施施然出了城门。

    经过城门的时候,那城门卒无意间瞅了李景一眼,忽觉此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头儿,想什么呢?”旁边一个士兵碰了碰正在思索的城门卒问道。

    “没想什么,就是觉得刚才那人有点面熟。”那城门卒摇摇头道。

    “哪个人?咱们整天在这门洞里看到的人多了,有一两个面熟的有什么奇怪。”那士兵笑道。

    “不是,我就是感觉有些不对。”那城门卒看着李景渐渐远去的背影摇头道。

    忽然那城门卒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匆匆钻进旁边的门房,一会儿工夫儿又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画像。

    “你看看,跟刚才那人像不像?”城门卒说道。

    “刚才我也没看到那人长得啥样,我哪里知道。”那士兵说道。

    “笨蛋,安阳府那边可是悬赏五百两银子,要是真的是他,抓到他咱们就发了。唉,也是我大意了,前些天还整天盘查来着,没想到刚刚懈怠,他就钻了出来。妈的,这小子胆子不小,居然跑咱们郑州来了,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找孙总旗跟他说一下,让他带人追上看看。”那城门卒骂道。

    “头儿,要真的是他,抓到了可别落了小的们的赏。”那士兵笑道。

    “滚你娘的蛋去,老子啥时忘记过你们?”那城门卒骂完转身便走。

    过了一会儿,一队官兵迅速出城,沿着李景等人出城的方向追了上去。

    李景等人出城走了数里,忽听后面传来一阵马蹄声,李景猛然回头,见一队官兵正疾驰而来。

    众匪以前虽然跟官兵打过几架,不过面对骑兵还是第一次,顿时有些慌乱,有几个土匪甚至已经把刀亮了出来,李景勒住马缰喝道:“兄弟们护住车辆,不要慌乱,妈的,平时你们怎么训练的。”

    听了李景的呼喝,众匪这才醒过神来,三十余人将马车圈起来,马头向外站定。

    看到一队官军追来,李景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秒速快三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三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